东南西北四向通道,铁公水空四路协同,重庆推进多式联运

这里如何实现货物一票直达(构建新发展格局·关注现代综合运输体系)

本报记者  蒋云龙

2020年11月19日08:29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 

  核心阅读

  一头是深居内陆的山城,一头是千万里外的异国,如何牵手互联?如今的重庆,已形成东南西北四向物流通道、铁公水空四种运输方式协同配合的多式联运物流体系,物流大通道一条条成熟起来、一天天愈发通畅。

  多式联运的不断深化,不仅打破了大山大水的阻碍,也让重庆距离国际物流枢纽的目标越来越近。

  

  重庆造的小康牌汽车,如何开进德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城市与乡村?越南的海鱼和印度的辣椒,又如何摆上重庆人的饭桌?

  一头是深居内陆的山城,一头是千万里外的异国。两地之间,铁路、货轮、汽车与飞机彼此接力、互为补充,物流大通道一条条成熟起来、一天天愈发通畅。

  在重庆,东南西北四向物流通道、铁公水空四种运输方式协同配合的多式联运物流体系已经形成,多式联运的具体应用也逐渐成熟。

  牵手互联

  建设国际物流大通道

  10月5日,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,又一辆“陆海新通道”班列启程,集装箱内的汽车配件运至广西北部湾后,原箱不动,直接装上海运货轮,运往印尼的雅加达港,在重庆小康工业集团的印尼工厂进行生产,并在印尼等地销售。

  “比江海联运节约10天,价格几乎持平。”重庆小康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万治军非常满意,今年以来,他们共通过陆海新通道出口货物货值超过4亿元。

  “性价比高,正是多式联运的优势之一。”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义真认为,对于大多数农产品和工业品而言,水运价格低但速度太慢,全程走铁路的价格又不划算。铁海联运模式下的陆海新通道成了最优选择。

  “陆海新通道优化并补充了重庆沿长江水向东流的传统物流走向。截至10月31日,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2562班,外贸货物货值累计约94.6亿元,内贸货物货值累计约68.5亿元。”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副主任胡红兵介绍。

  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,打开了西部出海的大通道,加速了重庆及西南地区与东盟的对外贸易交流。2019年,对东盟进出口方面,重庆增长43.2%,广西增长13.3%,四川增长19.7%,甘肃增长47.2%。前10月,东盟保持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,我国与东盟贸易总值3.79万亿元,同比增长7%。

  在重庆,另外两条国际贸易大通道的建设起步更早,中欧班列(渝新欧)和果园港铁水联运,也都已经被评为“国家多式联运示范工程”。

  “长江黄金水道、中欧班列(渝新欧)和陆海新通道,东西南向3个国际物流大通道牵手互联,‘一带一路’与长江经济带在重庆实现了衔接。”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巴川江介绍,在果园港,中欧班列和中亚班列都已经实现常态化运行。

  探索创新

  推出集成化服务模式

  “多式联运和传统转运的区别,就在于实现了铁路箱下水、海运箱上岸,货物全程不落地、不换装,最大程度降低了货物破碎率、损耗率以及环境影响,节约了路上的时间,满足了客户一票直达的‘门到门’需求。”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多式联运处副处长桂明华介绍。

  “要推动多式联运模式逐渐成熟,关键要打破以前不同运输方式之间的藩篱,改变铁公水空不同经营人各自为政的局面。”重庆港务物流集团港航经营部主管袁天明介绍,在开展铁水联运的基础上,重庆港务物流集团联合成都铁路局搭建了铁水联运经营平台,通过平台公司的专业化运作,为客户提供“一次托运”“一口价格”“一次结算”“统一理赔”和全程负责的铁水联运服务。

  铁海联运方面,陆海新通道也推出了全程服务产品,改变了客户分别委托陆海承运人才能实现铁海联运的传统,客户只需发货和收货,中间过程全部由陆海新通道公司完成。

  “多式联运‘一单制’是创新探索的主要突破口。目前,我们联合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了多式联运‘一单制’课题研究,并在此基础上拟制《重庆市推进多式联运“一单制”工作方案》。计划年内在‘一带一路’国际物流大通道上启动以铁路运单物权化为重点的试点工作。”桂明华介绍。

  “我们计划在两年内,通过加快推进多式联运发展,在重庆基本形成辐射内陆地区、连通全球市场的多式联运体系。推动重庆乃至西部地区综合物流成本明显降低,力争全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比重降至12.5%左右。”胡红兵说。

  打破阻碍

  多式联运不断深化

  多式联运的不断深化,打破大山大水对重庆开放的阻碍,也让内陆重庆距离国际物流枢纽的目标越来越近。

  “目前,华东、华南多个省份与重庆形成了区域联动,通过铁铁、铁公、铁水联运等方式让货物批量集结到重庆,再搭乘中欧班列(渝新欧)发往中亚、欧洲等地区。货物涵盖电子产品、机械配件、纺织品等。回程方面,货物到达重庆后通过铁水、铁铁等方式运往全国其他地区,最远可分拨至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。”胡红兵介绍。

  “预计今年年内,紧邻重庆团结村中心站的渝新欧公铁联运中心将建成投用,以中欧班列(渝新欧)为主的国际物流通道大数据展示平台也即将建成。”重庆公路运输集团集装箱联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玲宁说。

  “港口、铁路干支线、高速公路、长江水道等重要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,为多式联运枢纽体系的建成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,但是建设步伐仍需加速。”巴川江认为,要释放对外普速干线铁路货运能力,提升重庆东向、南向、西向、北向的货运通过能力。另外,加快郑万高铁、渝怀铁路增建二线、渝昆高铁、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等项目建设,力争早日建成投用。

  “现在三峡大坝有排队过闸的现象,长江航运存在瓶颈制约,我们正在加快推动重庆江海直达船型的研究,大力推广应用大长宽比的‘三峡船型’,降低水运集装箱综合物流成本。”巴川江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11月19日 10 版)
(责编:庄红韬、孟哲)

聚焦欧宝体育

xxfseo.com